时有樾树

[所有的罗总人蜜都应该看这个采访]

春尽裹梦还:

如题,就是最新一期的《法国足球》专访




谈到了为什么离开RM还有最近的事,粗略地截了几张




他说弗洛伦蒂诺除了商业关系从来没有重视过他。





在加盟的四、五年里,有种被爱的感觉,但在那儿之后就很少了。




好像我不再是他们不可或缺的。



  可你就是。



有一个事实是,我有这样的感觉,主席不会挽留我。









来到尤文并不是为了钱,去中国可以赚到五倍。


离开的决定也不是在齐祖的基础上。







我配得上金球奖。


在我强大的内心里,我已经是历史最佳球员之一。



他当然是。






最后个人分析,2009年加盟,四、五年后就是2013后,那位“接班人”来了,所以事情其实一直是媒体猜测的吧,弗洛伦蒂诺在他28岁买来他所谓的“接班人”,从此以后他不再像先前那样被重视,甚至有可能随时被取而代之。




我们应该庆幸他是这样一个努力的好强的人,他没有被这些打倒,他没有服输,他选择离开这个“家庭”让他们成为他们的“团队”。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是无可取代的。


不论他在哪里,他都是最闪闪发光的那颗星,就是这样的。

陵暖:

#济南铁人连映无料预览#
还有宣传曲「十年」可以听哦!链接见评论
4月1号
期待你们到来

GossipBardLuna:

Seb的IG第一张照片就是纽交所敲钟
【我就不说这张照多像结婚照了】

瓜在接下来的gif里
seb的右臂稍稍靠近ce,有点像去蹭蹭他的手臂一样
ce马上把手抬起来扯了自己的领带结

资源来自@stansons

老阿姨林东屿:

洛基:难道我家武器大小还论辈分?????

师业如荼:

论一家人的祖传拔刀式hhhhhh

突然在朋友圈看到的动图  不知道出处

侵删

【EC】论一顶头盔的自我修养

君有烈名:

 @苏纹 的一个脑洞,由我拙劣地进行了展开 。


轮椅pov的姊妹篇。




       我是一个头盔。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大概是我比其他的头盔的配色更丑一点吧。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选择不了自己的配色就像人们选择不了自己的出身,但是我也是有审美的呀!


       算了,上面都是闲话。正式地认识一下,大家好,我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防心灵感应头盔,籍贯苏联,现效力于兄弟会总部北美站,直属上司是非典型性反派扛把子买个泥头啊不,万磁王,曾经就职于地狱火。


       别以为头盔谋生活就那么容易,你们是不知道我有多么羡慕隔壁的那台轮椅。看上去轮椅扛着他主人,我被主人扛着好像是轻松点,然鹅,朋友们,这全都是轻薄的假象!假象!有个像教授那样的主人,轮椅最多跑跑腿,身上累。天天跟着万磁王,我是心累啊。


       作为一顶打铁还需自身硬的头盔,防心灵感应并不是我唯一的专业技术,我还能大概知道被我防住的内容是什么。当然了,反正我是宁愿自己不知道的。和隔壁那台两个轮子的小蠢萌不一样,我在X教授面前存在的意义绝不是——好吧,绝不只是为了侧面烘托昔日老情人一朝决裂从此意冷灰心心门紧闭闭关锁国,更是为了维护我主人高冷禁欲的人设!感天动地啊朋友们,今年的兄弟会先进劳动模范舍我其谁!


       说真的,主人,你在脑子里用抑扬五步格赞美教授的蓝眼睛和红嘴唇也就算了,我们还能给你粉丝滤镜一下,“哇塞老万真的好有文采喔”、“他真的好绅士,对待对手都这么尊重”诸如此类的,公关稿和软文也有料可写,还能顺便吹一波变种人平权。但是每回见面不过半个钟头就能从“查尔斯今天的西装真好看”进化成“不穿更加好看”是怎么回事?人家西装招你惹你了,让你每十分钟都能规划出一套完整的作战计划来碎尸万段?打上华盛顿特区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下功夫呢?


       好吧,出于所有物对主人真挚的爱,如果你真的能在那一千两百七十九套作战计划里斟酌出一套最有可行性的,冲上去对教授当街热吻直接出柜,我们也能找公关部表扬你勇敢追爱,为人真诚不造作、豪爽大方有气节。实在不行买个热搜,再发两张不需要PS的蜜月照片,那我们兄弟会的宣传岂不是美滋滋?谁再批评我们那就是政治不正确!


       可是,就在我为了你把自己的底线一降再降的同时,你做了什么呢?


       艾瑞克·兰谢尔这个彻头彻尾的德国佬,一把把我杵在了脑袋上,滴水不漏地拦住了自己满脑子海啸般的波涛汹涌,泛着点儿灰的漂亮瞳子垂下来看着面前的查尔斯,淡淡地点了点头:“Hi, old friend.”


       教授您知道他钢铁般坚毅的外表下,内心已经原地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全旋炸成一朵烟花冲出大气层了吗?


       不,您不知道。您只会锲而不舍地伸出自己一点点思维,彬彬有礼得有点儿可怜巴巴的,小小声地送过来一句:“艾瑞克,你今天也很好看呀。”


       我觉得你们就是吃准了我是个敬业的头盔。


       呵呵。



【EC】轮椅也是有脾气的

苏纹:

我是一把轮椅,要说有什么不同,我基本上是全金属的。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这让我比其他轮椅要沉一些,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我最讨厌的家伙叫万磁王。这家伙动不动就把我吸来吸去的,尤其是主人坐在我身上的时候!
他那么毛毛躁躁的,万一把主人摔着了怎么办?
有时候他还喜欢让我带着主人悬空起来,跟他一起散步。这种出行方式一点也不安全!


后来万磁王不到处蹦哒了,一天缠在主人身边。缠也就算了,他还成天贬低我!
你听听他说的:
“有我在,你根本不需要这把轮椅,该把它回收废铁了!”
???你才该回收废铁呢!!!


他经常不让主人坐着我,非要抱着主人到处走来走去。
真是岂有此理!他哪里比我好用了!?主人也不骂他!!


万磁王还经常欺负我主人!
有时候,他会把主人摁在我身上,或者摁在什么别的地方,然后不让我主人穿衣服。
真讨厌,主人会着凉的!
他还老把主人弄疼,就像现在这样:
“啊……Erik……疼……你轻、轻点……啊、啊……!”


听得我好生气呀!他天天欺负主人,都没人管管吗?


我最讨厌万磁王了!




—————END—————
轮椅:你们人类的套路我不懂


还想到一个梗,这个交给@君有烈名 去展开啦!
【头盔篇】
我是万磁王的头盔,我知道主人戴上我是为了什么——他生怕他脑子里想要把X教授衣服扒光的念头被教授知道了。
可惜我不是人,不能开口说话……我真的好想告诉他:其实……从X教授总试图钻进来的想法看的话……教授是很希望主人来把他的衣服扒光的……
唉,真是急死我了!


传送门:姐妹篇


写文目录

aHE:

腿点梗 @mengyin  p1初中p2,p3高中au这样